纆临♠弧

加厨,文画双渣:)打农药然而并不会打orz

占tag致歉!
请问这个钥匙扣是哪个大大出的?如果有知道的话请告诉我一下QAQ非常感谢!

40fo了吗Σ(°Д°

突然40fo猝不及防(-ι_- )
所以有人点图吗点文也可以的。
一天之后删……
占tag致歉○| ̄|_
【估计没人(-ι_- )】

上色啥的都去死吧x

我有一句666我现在就要讲

今天中午偶然观摩了同学开三黑。
然后一个上过王者的同学突然哀嚎:“哎呀我怎么点成蔡文姬啦!”
于是就去围观……
打野,四级了。
“好了我死不了了。”
|•ω•`)天哪。
然后……
“你来啊你来啊你打我啊打了我我就有加速了诶嘿嘿我跑~你敢和我站撸啊我有大了!十秒钟【大招cd】你打不死我你就死了哈哈哈……你放心【这对我说的】,二十秒他们都打不死……塔我抗你们推!都跟着我跟着我快补血!移动血池啊!啊你说啥狄仁杰大招改了?管他的反正怼不死……你看啊干将莫邪是有皮肤的【指队友】没有皮肤的就是对面那个你看多丑【呃这个我不敢苟同】来来来过来我放大了啊!”
↓最嚣张的一句话
“来来来再努把力,我要掉血了啊!”
开着语音。
(-ι_- )我的天蔡文姬宝宝你什么时候这么强了?
除了喊666,就是希望别匹配到这家伙啊word天……

是仓库君 @【临时☆搬运仓库】的搬运……等不及授权了,一会儿侵删……
哇啊啊啊北米简直是天使啊QAQ感谢日丸屋老师QAQ

【临时☆搬运仓库】:

四卷要出版啦!大家准备好(钱)了吗?

特设页地址:http://www.shonenjump.com/p/sp/comics/1706jBmn/sp_hetalia04.html

【赫鹿】浮世中你我

八风动:

一、


一切准备妥当,鹿晗把刚刚换下来的衣服塞进了随身的背包里,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响动,确认洗手间里再没有第二个人,才匆匆推开隔间的门走出去。他怕被人发现,来不及梳理头发,随手扣上帽子闪进了电梯。


到达八楼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,中途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,鹿晗一下子紧张起来,他缩在角落里,蹲下身假装整理鞋带,所幸对方一直在低头看手机,并没有认出他。


他有些焦躁,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十分差劲,早知道还不如爬楼梯,可他实在是太着急了,一分一秒也不想耽搁。


电梯升到六楼,终于又变成了他一个人,他长舒一口气,快速按下了关门的按钮。


802房就在电梯附近,鹿晗左右看了看,发现走廊里没有人,快步走过去敲响了房门。门很快便从里面打开,他闪身进去,用后背将门撞上,就贴在门板上不动了。


窗帘已经被合起,屋外繁华都市的夜光被遮挡的严严实实,双人床上的被子扭成了一团,床沿扔着几件衣服,地上放着一个打开的行李箱,刚刚给他开门的人正打着呵欠向那边走去。


走了几步,没听到他的声音,便又折返回来。


鹿晗仍旧靠着门站在那里,这一路高度紧张的神经略略放松,心跳的很快,眼前的景象如同扭曲了一般混沌起来,他喉咙干得厉害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
耳边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他感觉到微凉的手指刮了刮自己的鼻子,而后轻轻蹭去了鼻翼的薄汗。


他听到有人在问:“走得很急吗?怎么出了这么多汗?”


的确是很急。


鹿晗用力眨了眨眼睛,向前挪了一小步,随即便被纳进了那个他想念已久的怀抱里。


他贴近陈赫的耳畔,轻声回答:“我急着来见赫欧巴呀。”


陈赫笑着拍了拍他的背,问他:“想我吗?”不等他开口又接着说,“我好想你啊狍子。”


“别叫我狍子。”鹿晗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,“我这不是来了吗……”


他坐在床边看陈赫收拾行李,突然想起自己的衣服还揉成一团塞在背包里,赶忙拉开拉链拿出来,摊开抖了抖,还好时间短,没有压出太多褶皱。


陈赫找了个衣架帮他挂好,很是好奇:“你这是干嘛去了,怎么还随身带着装备?”


鹿晗哎呦了一声趴回床上:“我怕来的路上被人拍到,也怕在酒店里被人拍到,所以在一楼洗手间里换了件衣服,万一被爆了照也能用衣服不一样糊弄过去……不过我挺小心的,我铁哥们儿送我过来的,应该没人发现。”


陈赫听他这么说,只觉得从心底窜出一股又酸又暖的甜意:“约个会这么辛苦?早知道我去找你就好了。”


“京城地界你又没我熟悉,找丢了怎么办……这要是在上海我就等你来找了……”鹿晗阖着双眼低声喃喃,他忙碌一天直到晚上十点才收工,回家洗了个澡就趁着夜深人静赶到了这里。


他很困,又不想就这样睡过去,可勉力睁眼却是徒劳,倦意上涌散遍全身,就连再多说一个字的力气也没了。


陈赫知道他累,帮他褪了鞋袜脱掉外套,小心翼翼的托着他的头让他翻身躺好。鹿晗的头发在闪光灯下看起来蓬松柔软,摸起来却是干巴巴的,指尖的触感让陈赫心里很不舒服,他叹了口气,俯下身吻了吻鹿晗的额心:“好好睡吧,我后天才走,有什么事等你醒了再说。”


鹿晗没有出声,只是微微晃了下脑袋,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清。


 


二、


这一觉睡得很香,陈赫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鹿晗不在,留了字条说他有工作,晚上会尽量早点过来。


陈赫把那一行字来来回回看了几遍,再度倒回了床上。


回笼觉没睡成,他不想出去,反复思索着他和鹿晗之间的关系。躺着想,趴着想,坐着想,洗脸的时候想,喝水的时候想,上网的时候也想。想不出个所以然,打电话订餐都思绪纷飞,盯着餐单说给我来一份红烧狍子,对方犹犹豫豫的问他,不好意思先生,您说您要一份什么?


陈赫说,哦,红烧茄子,多放肉。


夜里鹿晗如约而至,精神状态看起来比昨天要好一些,陈赫捏着他的脸问:“你是不是又瘦了?”


鹿晗反捏回去:“你是不是又胖了?”


日常开嘲,这很鹿晗,陈赫勾过他的腰把人按在床上,死死压着他说:“你随便感受一下。”


鹿晗扬起头看他,笑嘻嘻的说道:“行行行感受到了,泰山压顶嘛,舍你其谁。”


“没有点分量哪能制得住你?”陈赫解开他牛仔裤上的钮扣,手指顺着裤沿探了进去,“想不想感受一下别的?”


下半身被人掌控在手里,鹿晗不自在的扭了扭,嘴上却是不肯服软:“那就得看你有多大本事了。”


手上控制力道使了巧劲,成功逼出了鹿晗的一声尖叫,陈赫在他羞愤的瞪视下轻笑出声:“我本事不大,但对付你倒还绰绰有余。”


鹿晗就不说话了,他的脸颊开始泛红,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,目光逐渐涣散,整个人软绵绵的躺在那里接受着挑逗。


真漂亮啊,看着鹿晗那副近乎失神的模样,陈赫不禁如此感叹。


鹿晗就像只矜骄的小孔雀,脖颈修长,容颜绮丽,偶尔连头发都绚烂缤纷,多好看呀,又可爱又迷人。


珍奇,高傲,被许多人捧在掌心宠爱,却只会对着他开屏。


陈赫想,鹿晗与他,大抵就是瑰宝与鉴赏家,蕴含着吸引力辨别力震撼力,暗藏着疑惑性颠覆性神秘性,谁离了谁都毫无意义。


这真是容易搞出事情来的关系,可又那么令人着魔。


 


三、


其实事情的开端早在跑男第三季拍摄完成的那天就已经显现。


在三亚吃喝玩乐一整天,又不用躲躲藏藏消耗体力撕名牌,听到导演说录制结束谢谢大家的那刻鹿晗还高兴的很,他总算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一会儿了。


七个人约定好有机会下季再团聚,鹿晗笑着跟大家一一道别。说了五次再见之后,陈赫走到他面前,他说小鹿我等会就要去赶飞机了,你要在这里多留半天是吧?玩的开心点。


鹿晗一时间有些发怔,他干笑了一声,说你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啊?那……祝你一路顺风。


陈赫说谢谢,看了他半晌,又说小鹿我会想你的。


鹿晗说,我也会想你的,保持联系,哪天有空我们联机打游戏吧。


陈赫说好,那我走了。


然后他就真的走了,徒留鹿晗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。直到经过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好奇的问他在看什么,他才堪堪回神,说没什么,我在想晚上去哪儿吃饭。


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,鹿晗攥着手机,脑海中乱七八糟的翻腾着各种各样的想法,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打个电话过去跟陈赫说点什么,或者给他发条短信也好。


一路顺风已经说过了,那还要发点什么呢——祝你平安?祝你幸福?祝你好运?祝你天天开心?——鹿晗想了好半天,连祝你飞黄腾达功成名就万事如意长命百岁都想出来了,屏幕亮了又灭,可是他一个字也没有打。


他觉得自己魔障了,起因探寻不到,心路走向奇诡万分,总之是跟陈赫脱不了干系。


他还没理清思路,陈赫的短信就发了过来。


我到家了,想你T^T。


多简短的内容,鹿晗克制不住的心头发颤,陈赫说要走他没想哭,陈赫跟他挥手再见他也没想哭,可是看着那六个字,他的眼泪却一下子无法控制的涌了出来。


真是莫名其妙,真是难以预料,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。


也就是那一瞬的反常让鹿晗认清了现实,他已经彻彻底底陷进去了,不知起始,不知过程,结果就这么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。


他还能怎样呢?


他竟然没想过逃脱,竟然就这么接受了,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,心意催促他做下接受的决定,理智再怎么叫嚣逼迫都不管用。


所以后来陈赫借着酒劲吻他的时候,他并没有推拒,只是踮起脚努力回应。


就这样在一起吗?


就这样在一起吧。


毕竟他也是个执拗的人,但凡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,比起今后将会如何,他更在乎当下是否如意。


 


四、


当然,他必须要承认,祈求人生事事如意只是妄想而已。


第四季全程都处于感情升温期,然而鹿晗是个安全感缺失严重的家伙。他年少离家求学异乡,在陌生的国度里练就了一身的防护技能,开始不过是为了自己免受欺负,正式进入娱乐圈后才懂得独善其身难之又难。


他压抑克制,少说多做,身处复杂的环境之中就不得不谨言慎行。太过单纯必然前路难行,自练习生时期见过那些勾心斗角的手段之后,他就知道要跟从前那个傻天真的自己说拜拜了。


时间久了,在成年之前就产生的自我保护意识早已深刻印入认知,身边腥风血雨太多,迫使他整个人都变得敏感起来。


待人处事,多三分思量,即便恋爱也是如此。


这一季录制快要完结的时候,经纪人跟鹿晗谈起有关第五季的事情,话说的委婉但意思明确,团队商讨的结论是不打算让他继续参与了。


鹿晗说行吧你们决定,他表面上风轻云淡,看似无所谓,实则心情沉落谷底。


录节目还有理由天天待在一起,如果不录了,那以后还有多少机会可以相处呢?


他在最后一期的拍摄前夕找到陈赫,提起了这件事,陈赫说那也好,这样你可以多挪出点时间去拍戏唱歌。


鹿晗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。


对着一个选择保持沉默的男人,所有的挑衅、讽刺、放狠话都像是神经病的自言自语。


但他就是想说,而且说起来没完。


他太生气了,同时也感到无比委屈,好像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委屈过,他在为他们之间的未来担忧,而陈赫对此却毫无想法敷衍了事。


他本身脾气急,只是太会掩藏,不想让人察觉的时候就算把自己憋出内伤也要做到面不改色,但此时此刻他只想爆发。


陈赫耐心听完了他那长长一串中心主旨为“你根本不在乎我”的指责,盯着他看了许久,最后只说了一句你别闹了。


鹿晗被这句话气到快要站不稳,他定了定神说你简直有病,而后摔门而去。


第二天的拍摄无比顺利,他们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玩笑打闹,结束后依然相拥道别,正常的不能再正常。


他们都是演员,总要做戏给别人看。


鹿晗烦闷极了,明明就没有分手,谁也没有提过这两个字眼,他们甚至是笑着约定再见的,可他却把自己搞得像真的分了手一样。


他若是再狠心一点,完全可以跟陈赫说你以后爱咋咋地吧,小爷不奉陪了;或是走抒情路线,说希望你没有我也能过得很好;又或者直接干脆的甩一句,分手,后会无期。


但是他舍不得。


他们才认识了一年,而这一年却漫长的像是把几十年的时光都掺揉在了一起,千分万秒累积起来,在他心里占据了一个无比重要的位置,重要到哪怕只是舍掉一丁点也会心如刀割。


他只是害怕,怕时间模糊了过往,怕距离冲淡了热情,怕那些他们无法见面的日子里,彼此之间的感觉会一点点消失。


他想得很多,可是从来不会告诉陈赫,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将脆弱和惊惧表现出来,于是只能用极端的争吵来发泄情绪,其实他的焦躁背后全是不安,指责背后都是难舍。


以前他不是这样的,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他从来不会这样。


或许就是因为心里装了一个放不下的人,无论原本是多么率性洒脱的性格,也会连思维都会变得格外矫情。


 


五、


那次分别之后,是陈赫率先联系的鹿晗。


陈赫很清楚他们之间出了问题,然而平时来往无碍,情事和谐,排除了各项因素,究其根源似乎只剩了交流上的阻隔。


他们在交流这方面一直都不怎么坦诚,即便是关系已经亲密到了恋人状态,也没能做到无话不说。鹿晗很少会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他,他也同样不肯告诉鹿晗,有些东西他能凭着对鹿晗的了解猜个大概,但总归不够通透。


比如那天晚上鹿晗的歇斯底里,他完全摸不清头绪,甚至有一秒还怀疑过那是不是某种独特而决绝的分手方式。但转念一想,鹿晗那个人要是真想分手肯定会直说,才不会搞得那么麻烦。


他并不知道当时表情平静的鹿晗心怀忐忑,他以为那只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闲聊,于是便接着鹿晗的话头说那也好,没成想却把人家给惹毛了。


陈赫觉得,冷处理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,小问题继续拖下去会拖成大问题,他们还是应该开诚布公的谈一次,至少要把话说清楚。


如果鹿晗不想说,那就让他来说吧。


电话接通之后,他们一起沉默了很长时间,直到陈赫开口打破了凝重的气氛:“小鹿,我没有不在乎你。”


鹿晗仍旧不说话,陈赫索性开门见山:“小鹿,你知道这几天我在想什么吗?我在想你为什么生气,为什么不理我,是不是讨厌我了,可我想不明白,你能告诉我吗?”


鹿晗停顿了几秒,才喃喃说道:“我没有讨厌你……”


陈赫问他:“那你还喜欢我吗?”


鹿晗不答话,陈赫便跟他说:“小鹿,我喜欢你,不想让你生气难过,也不想和你分开,这些话之前没说,但不代表我没这么想,你在我心里真的很重要。”


电话那端依然悄无声息,陈赫正想再说点什么,通话却突然断掉了。


他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正想再打过去,鹿晗就给他发来了短信。


我爱你。


仿佛就是冰雪瞬间消融那样让人惊喜吧,淤积的寒气霎时消散,心境都明朗了起来。他迅速给鹿晗回复,我去北京找你好不好?


鹿晗只回过来一个字,好。


只有一个字,可他高兴极了。


 


六、


他们就这样再度相见了,鹿晗被折腾的腰酸腿软,之前那些忧虑和不安却消减了不少。


他趴在陈赫怀里听情话,觉得自己之前有点偏激,他的反应那么大,不过就是因为未来难测,什么也说不准,变数又太多。在感情面前他也只是个普通人,突然陷入迷茫无措的境地,心急便找错了脱困方式。


因爱故生忧,因爱故生怖,在意才会难安,却连试探性的问一问都不肯。他有些后悔,如果那天他能把态度放缓跟陈赫好好聊聊,或许就不会搞得那么僵。不是没想过主动联系,可他偏偏要跟自己赌气,他想自己可真过分啊,想得再多,也终究不如行动来得实际。


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,陈赫在这个僵局里迈出了第一步,给足了他面子,之后的一切他就不该再置身事外了。


所以他也不要再掖着藏着,既然让你住进了心里,心里话理所应当说给你听。


他问陈赫:“我经常会幻想我们的未来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,就说十年吧,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呢?”


陈赫跟他说:“我想的比你长远,有时候会想到很多年以后,也许我们养的小家伙都不在了,你腿脚不灵便拄着拐杖不能再跳舞,我牙齿掉了好几颗吐字不清没法再说台词,我们找一个风景很好的地方住下,每天逛逛公园看看夕阳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咦?一个人感性起来还真是可怕呢,鹿晗设想了一下那个场景,问道:“牙齿掉了,脸颊会凹陷变形吧?”


陈赫被他逗笑了:“真到了那时候都七老八十了,还在乎形象干嘛,说不定你的牙齿比我掉的还早呢。”


“去你的吧!”鹿晗笑着捶了他一拳。


嗯,不在乎,才不在乎什么形象,只在乎真的到了那一天,你是不是还在我身边。 


鹿晗终于安下心来,似乎艰难再多也都不值一提。既然没有办法天天见面,那就更变一下生活的轨迹,就算一年只能见寥寥数面也不要紧,他会努力让自己适应。


因为陈赫也在适应。


有那样一个人,和他一起忍受着分离的折磨,却甘之若饴。相携相伴中无数的点点滴滴连成一条线牵系在他们之间,无论相隔多远,只要回头沿着那条线的方向望去,总能找到那个会真心对他微笑的人。


这样就好,无论未来的路有多么难走,他都不会再怕。


 


七、


后来鹿晗也去过上海,悄悄地去,又悄悄地被陈赫接回家。


这不是他第一次来陈赫家,进了门踢掉鞋子,他就光着脚转遍了整个客厅,然后把厨房卧室依次转了一遍,回到客厅里还在四处探看:“胖球和胖团呢?跑去睡觉了吗?”


“昨天送去朋友家了,还有人家不叫胖球和胖团好吗!我明明给它们起了那么洋气的英文名字啊!”陈赫拿来拖鞋让他穿,对他乱改的外号很不满意,顺手就挠了挠他的脚心。


“哎呀别别别别挠我,我超级怕痒的!”鹿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,陈赫没有再跟他闹,伸手把他拉了起来,说要做点好吃的,让他先去洗澡。


鹿晗听话去了,洗完澡没衣服穿,干脆披着浴巾进了卧室,打开陈赫的衣柜翻翻找找,却被人猛地一下从背后抱住。


“你想干什么?”


“我要找衣服,你过来干什么,饭做好了?”


“我也是来给你找衣服的,饭待会儿再做吧,先做你。”


“……靠!”


陈赫低低笑了一声,把鹿晗抱进了双层衣柜的上层,拨开遮挡视线的一堆布料,将之前随手塞在西装口袋里的领带扯出来,绕着鹿晗细白的手腕转了几圈,松松绑在了衣杆上。


“啧……变态……干嘛这样啊!”


“你乖,这样好玩。”


好玩个鬼!鹿晗翻了一个白眼,抬起腿用脚掌在陈赫的腰带上来回蹭动:“只准这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
因为被人绑着搞事情真的好累啊……鹿晗瘫在浴缸里接受清理服务,领带勒的不紧,手腕没什么痛觉,可那个奇怪的姿势让他下半身麻得厉害,他叹着气说我是不是老了啊,体力怎么差成这样了呢?


陈赫说你还叹老,你那张娃娃脸,就算到了三十岁,看起来也像二十岁。


鹿晗反问他,那你是不是二十岁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三十岁了?


陈赫说哪能呢,我从小就长这样没变过,其实我今年已经六十岁了,怎么样,我长得很年轻吧?


鹿晗忍不住笑了起来,赫欧巴,你可真是太TUA了啊。


 


八、


并肩倚在床头看电视,来回换台才发现午夜档没什么好节目。最后换到电影频道,海外剧场正在播放一部有些年头的译制片,讲述着几个世纪前一群痴男怨女的爱恨情仇。


爱情故事,全程以爱为本,伤害与背叛的源头都是爱,痴缠到最后不得善终,却依然在绝望里苦苦渴求着彼此。


剧情是有点老套和狗血,鹿晗看一会儿眯一会儿,恰好在结局的前几分钟醒了过来,他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呢,女主角怎么就与世长辞了?


电影浑浑噩噩的看完,内容差不多都忘干净了,唯一有点印象的,是男主角一直追寻的理想化的爱情。与其说男主角爱着女主角,倒不如说他是痴迷于自己幻想出的那份爱恋,而女主角不过是可以让他将之代入其中成就这份爱恋的存在,只可惜结果不够美好。


鹿晗用胳膊肘拐了拐陈赫,想问问他的看法,拐了几下没有回应,转头一看,他已经睡着了。


算了,反正自己连片名都不记得,还琢磨个什么劲。鹿晗打了个哈欠,从被子里翻出遥控器关了电视。


偶然间他想起这部电影,把还能记起的零星几点剧情拼凑出一个有尾没头的故事讲给陈赫听,他说男主角傻不傻,是不是有点傻?


陈赫说你居然还看了结尾,那天晚上没看到五分钟我就睡着了。


鹿晗说别扯远了,问你话呢,你觉得男主角傻不傻?他其实根本就不爱那个女人吧,世界上哪会有理想化的爱情呀?


陈赫说可能他真的挺傻吧,但是没有女主角,他的爱情又从何而来呢?爱情可不是独角戏呀,如果没有女主角,他盼望再多也是空谈。


鹿晗蹙眉看着他,是这样吗?唔……好像也说得过去。


陈赫又说,爱情理想化也不是没有可能嘛,所谓的理想化发展并不是单一的,每个人的定义不同,这就要看你具体是怎么想的了。而这个想的过程也不过就是做了一场梦,有的人美梦成真,有的人却被噩梦惊醒,那你说前一种人算不算实现了理想化的爱情?


就好比他自己,现在他不想做鉴赏家,他要做一个幸运的收藏家,将那个独一无二的宝贝揣在胸口,暖着、宠着、疼爱着、保护着。


他已经做到了。


鹿晗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,摇摇头说,我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那就当你说的都对吧。


陈赫揽过他的肩膀笑道,你听我的就对啦。


鹿晗始终没能记起那部电影的片名,不过管它呢,他的人生比电影有意思多了,不是吗?


既然爱情可以理想化,那就把梦做得美一些,再美一些。


走过几载春夏秋冬,迎送千遍日升日落,等到我们从梦中醒来的那刻,便会发现一切都如同当初预料的那样。


从开始,到未来。


我们一直相爱。


 


—完—



啊中间那一句真扎心啊【别人的痛苦就通通当没看到】

啊今天520的对吧【躺倒】
还是给我真·本命cp画一张画QAQ
今天的绳子也在卖抱熊组的安利。
明明他们俩那么好却辣么冷QAQ
【颜色不要在意水彩笔废了x】

整天不学习画眉毛的加领【双重不务正业啊喂。】
快来告诉我锈的金属怎么画QAQ
谁猜得出眉毛是哪首歌的梗让你点图【哈哈哈你们肯定猜不出来】
【↑立flag】
p2我的v家真·女神,IA小天使√
【丧心病狂在音乐课放children record的我x】

奇怪了这是什么时候打的……?_?

他的手臂牢牢的锁着他的brother,把他越发凶狠的挣扎压在自己怀里。
腥甜的铁锈味的吐息扫过他卷曲的发丝末梢,他的brother的头靠在他的肩上,坚硬的短发扎的他有些痒。他听见他的brother喉咙里挤出的呜咽声,像极了幼狼垂死的哀鸣。
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,话语到嘴边又滚落回去,他轻轻舔了一下自己干裂的嘴唇。
他的brother的爪子在他的背上抓住几道痕迹,他想那一片皮肤大概已经显出伤口的深红色,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半被迫地保持着清醒。
与此相反的大概是怀里这个家伙,大概理智已经销蚀的一干二净,只是一只被本能驱使的困兽罢了。困兽总是有惊人的气力,他的手臂一刻不敢放松,生怕困兽挣脱出他简单而牢固的囚笼。
他看着他的brother,看着他碎裂星河一般璀璨的蓝色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去,星尘埋葬在疯狂的兽性里。
月球圆滚的轮廓还在冷酷地上升着,他轻薄的衬衫被什么刺穿了……野兽的鬃毛,穿透了针眼,碾在他的皮肤上。
他辨认的出他怀里是谁。
他的brother变成什么样子,他都认得出来。
他听见尖利的犬齿在耳边威胁性地厮磨。
他扬起头,发丝被拢到耳后,他的脖颈暴露在月光里,他的肤色苍白如纸。动脉的搏动显出旺盛的生命,他就那样偏着头,月光勾勒出天鹅颈般优雅而凄美的曲线。